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江苏福利彩票 > 政务公开 > 行政复议专栏

天河府行复〔2020〕104号

发表时间:2021-01-29 12:08:43    信息来源: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政府 浏览量:-
A+ A+ A+

  行政复议决定书

  天河府行复〔2020〕104号

  申请人:广州某公司

  被申请人:广州市天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海月路407号

  法定代表人:肖泽顺    职务:局长

  申请人广州某公司(以下简称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广州市天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20年9月27日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天河区人民政府依法予以受理,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请求:

  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申请人称:

  一、被申请人未依法查明事实

  (一)申请人已履行日常巡检等维保工作,不存在虚假记录情形

  首先,申请人对某小区项目提供24小时现场驻场服务,对电梯提供全天候服务、全过程维护,故申请人的维保人员全天候都在该项目中进行日常巡检及专项检查工作。同时,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电梯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市监特设函〔2020〕10号)精神,在疫情期间可适当调整或延长现场维保周期。申请人已于2020年2月21日发出《关于某小区电梯疫情防控期间工作通知》,与某小区物业单位达成一致,调整该小区的日常巡查、检查、维保时段。

  其次,针对申请人2020年4月7日的现场检查,申请人已当场向被申请人提供了2020年3月12日、2020年2月26日、2020年4月9日的《曳引与强制驱动电梯维护保养记录》,表明申请人已按要求对某小区D栋2号电梯(以下简称涉案电梯)进行维护保养。

  再次,涉案电梯与该栋1号电梯共用一个机房,且在2020年3月26日11时56分轿厢监控视频可见申请人的维保人员乘坐1号电梯进入机房作业,足以证明申请人对1号电梯和涉案电梯均已按要求进行维护保养工作。

  因此,被申请人在未查明2020年3月26日当天维保事实的情况下,仅依据未见维保人员在涉案电梯轿厢出现的监控视频,及认定申请人未进行维护保养,并认为申请人的《电梯维护保养记录》是虚假记录,属于事实认定错误。

  (二)申请人已按要求处理电梯故障并进行记录,不存在未及时记录的情形

  针对2020年4月1日涉案电梯发生的困人故障,申请人在接到困人通知后便立即安排驻场人员实施解困,从接报到解困仅用时10分钟。在解困后,申请人立即彻底排查、处理问题,于当天填写《设备故障维修记录表》,并于2020年4月2日把涉案电梯的故障分析以书面报告形式提交物业签收,因此,申请人不存在没有及时进行详细记录的情形。

  (三)申请人已按电梯安全技术规范要求在检修过程中提供安全防护措施

  2020年4月9日,维保人员对涉案电梯进行检查维护保养,提供了安全防护设施,并针对业主的特殊需求,在确认安全的情况下,由维保人员全程操作电梯护送业主到指定楼层。针对被申请人称申请人进行电梯维护保养后的维保记录无安全管理人员签字问题,是因使用单位安全管理人员休假导致,申请人的维保人员已按要求通知使用单位并说明情况,故该部分责任不在申请人。

  二、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程序违法

  根据《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序暂行规定》第十八条规定,被申请人于2020年4月7日首次进行现场检查、收集证据,未告知申请人享有陈述、申辩及申请回避权利,因此,被申请人为充分保障申请人上述权利,其行政处罚决定应予撤销。

  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存在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情形,申请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三)项之规定,请求复议机关撤销上述行政处罚决定,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被申请人答复称:

  一、案件基本情况

  被申请人于2020年4月3日收到有关反映当事人2020年3月31日被困小区电梯(后正式发生于2020年4月1日),后需自行查询维保记录后发现电梯没有及时维护保养,存在安全隐患的广州12345政务服务热线工单。2020年4月7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前往涉案电梯所在地某小区进行现场检查,经当地物业管理企业广州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物业公司)协助,被申请人发现由申请人日常维保的涉案电梯的《电梯维护保养记录》上记录前一次维保日期为2020年3月12日,后一次维保日期为2020年3月26日,申请人现场检查监控视频,发现2020年3月26日8时30分至20时30分,无维保人员进入涉案电梯轿厢。某物业公司提供了《广州市电梯日常维护保养合同》、《电梯维护保养记录》(2020年3月12日至2020年3月26日)、《特种设备使用单位现场安全监督检查记录》等材料。

  被申请人于2020年4月13日再次进行现场检查,发现2020年4月1日发生的故障情况无及时详细记录,涉案电梯2020年4月9日的维保没有安全管理人员签字确认。经现场查看监控视频,2020年4月9日维保人员对电梯进行检查维修时在一楼设置了围护栏,但维保人员移开围护栏让居民使用电梯,且维保人员没有穿工作服。某物业公司提供了《电梯维护保养记录》(2020年4月9日)、《广州广日电梯工程有限公司函件》等材料。

  被申请人于2020年4月15日询问了申请人的代理人黄某、潘某,某物业公司的代理人吴某。被申请人于2020年4月21日对申请人涉嫌未按安全技术规范要求进行电梯维护的情况决定立案。被申请人于2020年6月10日从申请人处收到某物业公司于2020年6月9日出具的《说明函》。

  被申请人于2020年6月19日再次询问申请人的代理人黄某,于2020年6月22日询问了某物业公司的代理人曾某、王某,于2020年6月23日再次询问了申请人的代理人潘某并核查了相应的视频片段。

  被申请人于2020年6月29日第三次询问了申请人的代理人潘某,于2020年7月1日自行统计了电梯的部分运行情况并制作了《某小区D二号电梯运行统计》。

  经查明:申请人是某小区20台电梯的日常维保单位,其中涉案电梯前一次维保日期为2020年3月12日,后一次实际维保日期为2020年4月9日,超过14天维保。该电梯的《电梯维护保养记录》本上记录的3月26日序号为16至29维保项目为虚假记录(均为进入电梯内才能进行的维保项目)。2020年4月1日,涉案电梯发生困人事故,申请人对电梯发生的故障情况没有及时进行详细记录。2020年4月9日的维保记录没有安全管理人员签字确认。2020年4月9日,维保人员对涉案电梯进行检查维修时虽然在一楼设置了围护栏,但维保人员移开围护栏让居民使用电梯,未能保证施工安全,检查维修时维保人员未穿工作服。申请人超期维保的违法所得为450元。

  被申请人于2020年7月20日作出《行政处罚告知书》并于2020年7月22日送达申请人,申请人于2020年7月23日出具了《行政处罚陈述与申辩书》。后被申请人于2020年7月29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20年8月7日送达申请人。

  二、关于本案的说明

  (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合法

  被申请人经核查2020年3月26日当天涉案电梯的监控视频,发现当天8时30分至20时30分,未见维保人员进入电梯,虽然申请人的代理人接受询问时均表示2020年3月26日有进行维保,但当天电梯录像不能证明申请人有停止电梯运作。根据一般人的生活常识,不存在不停止电梯运作较长时间即可连续完成日常维保的可能,此时居民仍在“维保”期间正常使用电梯,有较大的安全隐患。申请人的代理人称黄某于2020年4月9日出现时,被申请人未发现其有穿着工作服,容易因便服引起安全事故。申请人也未能提供更多证明当天有进行维保工作的证据,举报人表示从被困电梯中离开后确认《电梯维修保养记录》上没有2020年3月26日的维保记录。根据《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人在2020年3月12日进行维保后,应当在2020年3月27日前进行维保,但申请人并未尽及时完成维保的义务。黄某甚至直接承认2020年3月26日并未进入电梯进行维保,也未对电梯井进行维保,承认《电梯维护保养记录》上记录的2020年3月26日序号为16至22的维保项目为虚假记录。申请人于2020年4月9日维保时,维保人员未穿着工作服,维保期间长时间打开围护栏,允许居民使用维保中的电梯,造成了极大的隐患。上述行为严重违反《电梯维护保养规则》(TSG T5002—2017)第五条和第七条规定。

  综上,申请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第四十五条、被申请人根据该法第八十八条,以及《广州市电梯日常维护保养合同》中约定电梯每月维护两次的维保费用为900元,申请人在2020年3月缺少维护一次维保的事实,作出没收违法所得450元,罚款50000元的处罚决定合法。

  (二)申请人申请行政复议的理由不成立

  1.申请人未完全履行维保义务并存在虚假记录行为

  申请人明知2020年3月26日并未进入电梯里面以及电梯井维保,依然维持《电梯维护保养记录》中的错误维保项目不修改,并在后方打钩,伪造已经维保的记录,存在明显的虚假记录行为。

  被申请人在案件调查时询问过申请人有无证据补充并告知提交期限,申请人表示没有证据,但申请人于行政复议时又提交新的证据《关于某小区电梯疫情防控期间工作通知》,该通知真实性存疑。即使该通知为真实证据,其中也未提及维保周期调整或延长至何时,约定不明确。按照一般理解,应视为其未与某物业公司协商一致,维保周期未变。

  2.申请人未及时记录故障

  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关于D栋2号梯故障分析》,对比下方落款与印章的相对位置,可以确认是和被申请人收到的《说明函》由同一份复印件复印而来。但被申请人于2020年4月13日收到的《广州广日电梯工程有限公司函件》不存在某物业公司于2020年4月2日签名确认的内容,而申请人在行政复议期间提交的《关于D栋2号梯故障分析》却存在该公司于2020年4月2日签名确认的内容,被申请人有充分理由相信《关于D栋2号梯故障分析》并非2020年4月2日所签,该证据真实性存疑。

  3.申请人提供的安全防护不足

  申请人作为一个专业的电梯维保公司,应当知道在电梯维保时让作为非专业人士人的居民进入并使用是有重大安全隐患的行为,应当拒绝居民这一无理要求。申请人称已确认安全,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且即使确认安全,但申请人在居民使用后,继续进行维保工作,证明当时的维保工作尚未完成,“确认安全”的结果并不可信,仍具有重大安全隐患。且根据2020年4月13日现场检查确认的2020年4月9日监控视频中,申请人拆开接键板时,电梯门长时间敞开,无围护栏,容易使不知情的居民误入,也属于存在较大安全隐患的失职行为。

  4.被申请人执法程序合法

  被申请人于2020年4月7日首次进行现场检查时,被检查单位是某物业公司,而非申请人,被申请人也未直接向申请人调查情况,此时申请人明显并非《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序暂行规定》第十八条规定所指的“当事人”。被申请人未在2020年4月7日告知申请人享有陈述、申辩和申请回避的权利,不构成程序违法。

  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请求复议机关予以维持。

  本府查明:

  被申请人于2020年4月3日收到12345政府服务热线转办有关反映涉案电梯未按时进行维保的有关事项。

  被申请人执法人员于2020年4月7日和4月13日两次对涉案电梯使用单位某物业公司进行现场检查,查看并调取了涉案电梯监控视频和相关记录。某物业公司有关工作人员陪同检查并对检查情况进行确认。经查,涉案电梯为某小区D栋二号电梯,设计和制造单位为某电梯公司。申请人与某物业公司签订了《广州市电梯日常维护保养合同》,双方约定由申请人提供电梯维保服务,其中日立电梯维保费用为每台每月900元。涉案电梯上次维保记录日期为2020年3月12日,下次维保记录日期为2020年3月26日,维保人员是黄某、庄某,安全管理人员吴某于2020年4月1日签字确认。2020年4月9日的电梯维护保养记录未经使用单位安全管理人员签字确认。申请人提交的《关于D栋2号梯故障分析》未见使用单位签收记录。2020年3月26日8时30分至11时30分涉案电梯监控视频显示电梯未停运,期间陆续有人员进出,未发现维保人员进入电梯进行维保。2020年4月9日涉案电梯监控视频显示,当天11时22分至11时40分期间,维保人员离开电梯时未设置围护栏,未关闭电梯门。12时12分许,在电梯运行测试期间,维保人员多次允许居民进入使用电梯,在居民离开后继续对电梯进行测试。

  2020年4月15日,被申请人对黄某、潘某、吴某进行了询问调查。黄某接受询问时称其在申请人处任电梯维保员,涉案电梯由其负责维保。2020年4月1日,涉案电梯因门锁线路老化,导致居民被困。维保人员收到求救信号后已迅速将人员解困并排除故障,故障情况未有详细记录。涉案电梯最近三次维保日期分被为2020年3月12日、3月26日和4月9日,维保人员是黄某和庄某。其中2020年3月26日黄某和庄某在楼顶机房对电机进行维保,当天电梯未停运,维保人员未进入电梯内进行维保。因楼顶无监控,故没有当天进行维保的照片或视频。2020年4月9日黄某和庄某对电梯进行检查,在一楼设置了围护栏,检查时电梯未停运,维保人员未穿工装,居民可自由出入电梯,当天的维保记录无安全管理人员签字确认。潘某接受询问时称其在申请人处任项目经理,涉案电梯由其负责维保。2020年4月1日,涉案电梯因门锁线路老化,导致居民被困。维保人员收到求救信号后已迅速将人员解困并排除故障,故障情况未有详细记录。涉案电梯最近三次维保日期分被为2020年3月12日、3月26日和4月9日,维保人员是黄某和庄某。其中2020年3月26日黄某和庄某对电机机房和轿顶进行维保,维保过程中电梯短暂停运,维保人员未进入电梯内进行维保。因电梯井道无监控,故没有当天进行维保的照片或视频。2020年4月9日黄某和庄某对电梯进行检查,在一楼设置了围护栏,检查时电梯未停运,维保人员未穿工装,居民可自由出入电梯,当天的维保记录无安全管理人员签字确认。吴某接受询问时称其在某物业公司某小区任电工。涉案电梯由申请人负责维保。2020年4月1日,涉案电梯因门锁线路老化,导致居民被困。维保人员收到求救信号后已迅速将人员解困并排除故障,故障情况未有详细记录。涉案电梯最近三次维保日期分被为2020年3月12日、3月26日和4月9日,维保人员是黄某和庄某。其中2020年3月26日黄某和庄某对电机机房和轿顶进行维保,维保过程中电梯短暂停运,维保人员未进入电梯内进行维保。因电梯井道无监控,故没有当天进行维保的照片或视频。

  2020年4月21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涉嫌未按规定对电梯进行维保的行为予以立案。2020年6月9日,某物业公司想被申请人提交《说明函》称申请人提供电梯维保驻场服务,拍驻了2名人员常驻在某小区小区A3栋2楼,另外安排1名人苑作为机动应急人员。驻场人员每天需到管理处报到。经查看监控,2020年3月26日和3月28日,维保人员均有对D栋电梯进行维护保养。

  2020年6月19日,被申请人再次对黄某进行询问调查。黄某接受询问时称其为某小区驻场维保人员,申请人对电梯进行维保的时间安排在上午9时许至下午5时许,进行维保前都会通知管理处的人员。2020年3月12日、3月26日和4月9日的维保均由黄某进行,其中3月26日9时许由黄某和庄某在楼顶对涉案电梯机房进行维保,当天其他时段没有对涉案电梯进行维保,也没有其他人员对涉案电梯进行维保。除上述三次维保及2020年4月1日进行维修外,申请人未对涉案电梯进行其他维保。涉案电梯2020年3月26日的维保记录是4月1日电梯出现故障后,于4月2日补的。因2020年3月26日没有维保人员进入电梯轿厢,故维保记录上第16-22维保项目是不真实的。被申请人告知黄某如有证据需限期补充提交,黄某表示无补充证据。

  2020年6月22日,被申请人对曾某和王某进行询问调查。曾某接受询问时称其在某物业公司任某小区管理处主任,王某接受询问时称其在某物业公司任某小区保安队长。两人向被申请人提供吴某使用手机从某小区监控室拍摄提取的视频,当时王某在场。视频内容为2020年3月26日11时56分左右,D栋一号电梯的视频,以及2020年3月28日9时58分至10时01分涉案电梯的视频,该两段视频即《说明函》中称申请人维保人员于2020年3月26日和3月28日对D栋电梯进行维保的视频。申请人安排了黄某和庄某驻场,电梯维保均由两人完成,对于黄某和庄某2020年3月26日和3月28日是否对涉案电梯进行维保,某物业公司无法确认。被申请人告知曾某和王某如有证据需限期补充提交,曾某和王某均表示无补充证据。

  2020年6月23日和6月29日,被申请人再次对潘某进行询问调查。潘某接受询问时称《说明函》中提到的监控视频是2020年4月1日从某小区监控室提取的,视频内容为2020年3月26日11时56分左右,D栋一号电梯的视频,以及2020年3月28日9时58分至10时01分涉案电梯的视频。其中涉案电梯视频中显示申请人的维保人员庄某和杨某在对涉案电梯轿厢进行故障维修。被申请人告知潘某如有证据需限期补充提交,潘某表示无补充证据。

  被申请人根据上述调查结果,认定申请人存在未按规定时间对电梯进行维保、对于电梯故障情况未及时详细记录、2020年4月9日维保时维保人员未穿工装、维保过程中允许居民使用涉案电梯、当天维保记录未经安全管理人员签字确认等行为,并认定申请人超期维保的违法所得为450元。2020年7月20日,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告知书》,将拟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告知申请人,同时告知申请人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申请人于2020年7月22日签收该告知书,并于2020年7月23日提交《行政处罚陈述与申辩书》,发表了陈述申辩意见。2020年7月29日,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申请人处以没收违法所得450元,罚款50000元,罚没合计5045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申请人于2020年8月7日收到该决定书。

  另查明,根据特种设备安全技术规范《电梯维护保养规则》(TSG T5002-2017)规定,电梯维保项目分为半月、季度、半年、年度四类,电梯维保期间应落实现场安全防护措施,保证施工安全。对电梯发生的故障等情况,应及时进行详细记录。电梯维保记录应当经使用单位安全管理人员签字确认。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20年9月27日向本府申请行政复议。

  本府认为:

  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依据正确

  《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第五条规定:国务院负责特种设备安全监督管理的部门对全国特种设备安全实施监督管理。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负责特种设备安全监督管理的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特种设备安全实施监督管理。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电梯的维护保养单位应当在维护保养中严格执行安全技术规范的要求,保证其维护保养的电梯的安全性能,并负责落实现场安全防护措施,保证施工安全。第八十八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未经许可,擅自从事电梯维护保养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电梯的维护保养单位未按照本法规定以及安全技术规范的要求,进行电梯维护保养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罚。

  根据上述规定,涉案电梯在广州市天河区使用,属于被申请人管辖范围内,被申请人作为天河区人民政府负责特种设备安全监督管理的部门,有权对本行政区域内特种设备安全实施监督管理,有权对违反特种设备管理规定的行为进行处罚。

  本案中,经被申请人调查,无证据证明申请人的维保人员在2020年3月26日对涉案电梯进行了维保,且申请人的维保人员黄某接受询问时明确表示2020年3月26日的维保记录是事后补充,且维保记录中16-22维保项目不真实,即无证据证明申请人在2020年3月份已按照安全技术规范的要求进行半月维保。对于涉案电梯2020年4月1日发生的电梯故障,申请人维保人员、项目经理以及某物业公司物业管理人员双方在接受被申请人询问时一致表示故障情况未有详细记录。申请人的维保人员于2020年4月9日对涉案电梯进行维保时,在长时间离开的情况下,未关闭电梯门,也未设置围护栏,且在维保未完成的情况下,仍允许居民自由使用电梯,未能保障施工安全。2020年4月9日涉案电梯的维保记录未经使用单位安全管理人员签字确认,也不符合安全技术规范要求。被申请人据此认定申请人存在未按安全技术规范的要求进行电梯维护保养的行为,并无不妥。因申请人与某物业公司约定日立电梯维修保养费用为每月每台900元,被申请人在查明申请人2020年3月仅履行一次维保义务的情况下,认定违法所得为450元,也无不妥。故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申请人处以相应的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依据正确。

  对于申请人主张的疫情防控期间可以适当调整和延长维保周期的主张,根据《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认真落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特种设备安全工作的通知》精神,在疫情防控期间虽然可以适当调整或延长电梯维保周期,但仍应以保障电梯安全正常使用为前提。本案中,申请人上次维保时间为2020年3月12日,下次维保时间为2020年4月9日,时间相距近一个月,已超出安全技术规范要求进行半月维保的合理期限。且涉案电梯在未按时进行维保期间,曾于2020年4月1日发生困人事故,即在该期间内未能保障电梯安全正常使用。故对于申请人的主张,本府不予认可。

  二、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的程序合法

  《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序暂行规定》第十八条规定:办案人员应当全面、客观、公正、及时进行案件调查,收集、调取证据,并依照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进行检查。首次向当事人收集、调取证据的,应当告知其享有陈述权、申辩权以及申请回避的权利。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及参与案件办理的有关人员对调查过程中知悉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应当依法保密。

  本案中,被申请人在群众反映事项后,通过现场检查、询问调查,提取相关材料等方式进行了调查取证,并依法立案。在首次对相关人员进行询问调查时,被申请人已告知相关人员享有陈述、申辩和申请回避的权利。在查明案件事实,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被申请人已对申请人履行行政处罚前的告知义务,并听取了申请人的陈述申辩意见。故被申请人于2020年7月29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程序合法。

  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

  本府决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如不服本机关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广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手机版
粤商通
穗好办
穗康二维码
  • 天河CBD
  • 投资天河
  • 天河政务
  • 微信
  • 微博